白灵萧

莫愁前路无知己,天下谁人不识君

桃枝:

今天也喜欢德艺双馨的不能上榜先生。


魔,:



人生丧事,叫一边看电视剧长着靳东老师脸的男主角在被网络暴力,




一刷微博发现靳东老师本人还得被天外飞锅,又要开始接受一轮见缝插针的网络暴力。




笑不出来.JPG








这年头,忙忙碌碌的信息时代,鉴定一个人的时间太少,定性一个人,只需要几个字,伤害一个人的成本却越来越低了。




轻易且草率的时代,也是话语权越高却越不负责任的时代,责任太大,却先尽想着利益最大化了。




现在打这么几个字,也不过是气话,帮不了他什么。








那几个字后,茶余饭后,总是变成了见缝插针的嘲笑盛宴,又上升到了演技的攻击,或是对群体的歧视,甚至是对他人格的否定。




如今还要被天外扣锅,真是有点百感交集。




解释了也没人会信不是吗,我要是替他解释:我不否认他有你们看到的缺点,但更多的地方,是什么?是误解,是将片面无限放大的偏见,但我知道,即使我那么说了,就会有不喜欢他的人同我评论。




“你个脑残。”




所以在很长很长的一段时间里,我什么也不说。




说白了,在已经对你喜欢的人判刑的人面前,你我他,都只愿意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看到的,可以理解,但并不赞同。




理解和赞同是两回事,理解不代表赞同曲解和偏见。




每个人因为性格不同,总是在这个世界上被涂成五颜六色的妖怪,企图修炼成佛,




但每个人往往最后也把别人涂成了妖怪,有时候在想,这算不算才是人性最大的恶念之处,看似小小的恶念甚至无意识的一念聚沙成塔,变成了四个字人言可畏。








或许有人会想,我粉丝滤镜,但无所谓啦,反正我只知道我眼里看到的那个人,不是那些人叙述的样子,其他的,我并不在乎。




本来喜欢就是喜欢,谁也管不着的,只是简简单单的,我很喜欢。




这个人在我心里有多优秀,多有趣,我自己知道就好啦。




今天剧里有句台词:“这世界上有一些傻子做某些事情没什么目的,所以才动人,才珍贵。”




突然觉得,是这样了。




这世界上,有些东西,是该做个傻子。








我眼里的靳东老师,不是什么老干部,就是一个嘻嘻哈哈拍戏很敬业的逗比叔叔,总是说不要叫我大叔,老干部也有很邪的时候,甚至还要来一套44岁以下都是青年,我没穿秋裤发两遍的倔强“青年”。




一个偶尔还会觉得今年工作量太高了,我要尽量调整,怕观众看腻我了的失踪人口。




他自己剧院第一部作品是女性题材海上夫人,他拍前半生的时候给全剧女演员都送了定制口红,一个只要拍戏女演员,合作人都对他赞不绝口,称绅士的人。




一个在会场第一个起身搀扶老人的人,一个记者问他会不会出演同性恋题材时,没有矢口否认,强调一个作品的拍摄不在于题材,而在于意义的人。




一个拍医疗剧希望大家关注到医疗问题上的人,拍前半生的时候讨论剧情赞同不能和闺蜜男友在一起的人,拍完剧还会诚恳的问,大家喜不喜欢的人。








这个人,有缺点,但不是被人无限放大甚至曲解的缺点,也会说错话,但不是被万千顶帽子定成了妖魔化的政治不正确。




不是傻子才相信他,是因为哪怕被曲解,也该当个偏见漩涡里清醒的“傻子”。




这才不枉喜欢过,喜欢着,以后还会继续爱着。








日月木娄已几年不见,凌远庄恕才成了心底白月光,新欢旧爱总是随着角色在更迭,但不变的是今天也很喜欢靳东老师。






评论
热度(121)
  1. 砭斫可飞天魔, 转载了此文字
    云深不知处 坐看潮起时 任尔东西南北风 我自初心向朝露
©白灵萧 | Powered by LOFTER